一颗甜豆

【茸徐520 48h】9:00 月亮高悬

茸徐520接力活动,上一棒北鲤太太 @7318283  ,下一棒柯林太太 @献给柯林的花 

年龄差被刻意放大,37岁金主茸&19岁小明星徐,徐徐第一人称叙述。

有车那个啥震,完整版请移步微博Aestivate夏眠


在学校休主显节假前的两三天,我收到来自乔巴拿先生的短信,言简意赅:“周五下午我来学院接你。” 我关掉了对话框,没有回复一个字。但即使我对他的邀约报以沉默,他也会来,而我也必定会去赴约。

 

当天考试结束后,罗马本地的学生们陆陆续续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享受假期,傍晚将至,冬雨也应景地下起来,校区开始逐渐变得冷清。我撑着伞和几个交好的朋友站在路边交谈,讨论着下个学期学院里将举办的艺术展览。我瞥见乔巴拿先生那辆招摇显眼的豪车停在校门口不远处,隔着街角的两个电话亭,静默在稀疏的雨丝里,像一匹蛰伏的兽,等待猎物自投罗网。

偶尔会有路过的同学与我打招呼:“徐伦,你上次参演的节目我看了,很棒呦!”

或者几个热情的粉丝还会拿着海报、照片之类前来请我签名,我也微笑着一一回应了。

我,空条徐伦,自从两年前入学戏剧学院后,在乔巴拿先生的牵线搭桥安排下,开始逐渐走进影视圈。去年岸边露伴导演的作品在电影节上荣获最佳短片奖项,有幸参与拍摄的我也乘着这股东风顺势打响了名气,成为演艺新星。

虽然知名度和代表作数量尚未能同业界前辈相媲美,但与刚入圈的时候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不过我还是保持着和未出名时一样的习惯,谢绝了乔巴拿先生为我安排的保镖和24小时贴身助理,他虽然提到几次,认为日渐成名的我需要注意言行以及保护隐私,但我依旧像个普通的大学生一样享受着我的青春,也享受着来自别人的追捧和殷勤。

该怎么形容呢,受到人喜爱,即便他们了解的不过是我些微碎片,看到的不过是光影交错定格瞬间的我,也依旧喜欢我、赞美我。这种感受,挺不错的不是吗?人总是要在肯定和支持中才能获得存在感和满足感的。

 

态度温和近人地打发了索要签名的粉丝,应对这些来自他们的热情使我无暇顾及不远处在车里等候的乔巴拿先生,甚至,我还有点儿故意不朝他那儿看过去,说不上来自己是在和他赌气还是些别的什么原因。

乔鲁诺·乔巴拿掌管的【Passion】集团事务繁多,且他在一些不可言说的灰色地带位高权重,自然不可能在我身上倾注太多的时间精力。他已有半个月没有同我见面了,甚至包括刚过去的元旦。

是不是觉得我有些蹬鼻子上脸了?毕竟,他身边知晓我们关系的人也不算少数,我不过是一个受他供养的小明星、本质上和豢养只猫没有什么区别吧。

 

脑子里一边思绪漫天飞,嘴上一边应付着同学的聊天,多明尼克·布奇给他的哥哥打电话问何时能来接他回家,爱梅斯和F.F还在为是否以小组联合署名参展而讨论不休。纳鲁西索·安娜苏见缝插针地询问我什么时候假期是否有空档,想请我做他下学期摄影比赛的模特儿,“这可没有办法给出准确答复呢,通告总是时不时发来的。”我搪塞着。

两声喇叭鸣笛给我们的闲聊画上了休止符,顺着声源望去,乔巴拿先生摇下了车窗,隔着不近不远的距离,我看见了他那颗漂亮的金发脑袋,无法再装作不曾发现他的到来。放下搭在爱梅斯肩膀上的右手,把雨伞往安娜苏手里一塞,缩了缩脑袋朝着车跑去。安娜苏似乎有话要说,我回过头摆摆手打断了他,同朋友们做了道别。

 

待我三两步跑到车边,车门锁已经打开,拉开了一道缝隙,钻进车里,舒适的暖气让人如沐春风——意大利的冬天总是潮湿多雨又冰冷的。比起寒冬,热烈的夏天让我更心驰神往。

 

“乔巴拿先生,你是不是等了我很久呀?”坐在副驾驶上的我眨着眼睛明知故问。

车窗升起,一只手伸过来,我以为他是要抚摸我的脸或是亲吻,闭上眼主动凑近了靠过去,但是落在我脸上的却是柔软的织物触感,他拿过一张纹绣精美的手帕擦拭我刘海上的零星雨珠。

我们靠的太近了,似乎都能感受到他温热的鼻息,熏的我脸热。后背往副驾驶座椅倚过去,拉开了些许距离,好看清他整张脸。

他生得很英俊,身材高大,体形健硕,四肢修长。五官也很美,混血使得他的面容同时备了深邃力和柔和感,鼻梁挺拔,眼窝深陷,眼睛是迷人的翡翠色,像一汪泉水,即使将近四十,也依旧神采奕奕的清亮。脸上几乎没有长出皱纹,只有眼角有些微细纹,要凑得很近才可以看得到。这是很多个夜晚,在他沉沉入眠后,我伏在枕畔仔细观察他的脸得出的结果。岁月似乎格外优待他。

这么一想,又似乎命运格外地优待我,作为是被包养的小明星,有这么个英俊的金主,不是一件难得的美事吗?我不由得笑了起来。

“有什么特别值得高兴的事吗?”他调转车头,边打方向盘边问我。

随口胡扯“只是觉得红宝石金龟子领带夹很衬你今天的西装。”那是我送他的,一枚对他来说无足轻重的小小礼物。我打趣道“您今天见我真是用心打扮了呢。”

粗花呢大衣丢在了车后座,身上是一套熨烫妥帖的挺括西装,饰以暗纹的领带庄重大方地很符合他的身份,不过比起说去约会,更像是要带着我去进行商务洽谈。猜想大概是刚忙完了集团事务匆匆而来。

“可能是得益于挑选它的人心思精巧吧。” 他似乎心情很好,不搭理我语气里的小小绒刺,微笑着回应着我的闲聊,“走吧,系好你的安全带,我们去吃饭。米斯达推荐了一家新开的餐厅,说是很不错。”

 

遵循着导航的指引,我们抵达了目的地,是罗马市中心一家最近在社交媒体上炙手可热的餐馆,老板是摩德纳很知名的厨师。会员制限量接待且需要较长时间的预约,所以我也是初次来此。

“米斯达品味很棒嘛!”我由衷赞叹。

在三楼落座,装潢雅致的餐厅里除了我们两名客人和侍应生以外没有其他人。落地窗后是热闹的夜景,罗马城蜿蜒地躺在邰伯河两岸,灯火渐渐亮起,隔着河道,隐隐约约有缥缈的乐声似有若无地飘来,那是路边演奏的乐队。我对这一切平和又安逸的景象感到满意。

除了今日特色菜品烤洋蓟,我还按照社交媒体上的推荐,点了墨鱼汁烩饭、烟熏火腿、奶油牡蛎、烤牛舌外加章鱼沙拉,至于甜品从善如流听了侍应生的建议选了柠檬挞。鹅肝是绝对不要的,乔巴拿先生一惯不喜欢吃禽类食物,我可不想让自己沾上这样的气味。他又加了份经典菜式玛格丽特披萨,以及提拉米苏。是不是很难想象,这样一个男人会有喜食甜食的习惯,意料之外的可爱面。

食物的味道相当好,没有辜负众人的倾情推荐。饭毕,我还在品味着酒杯中的布鲁奈罗珍藏,乔巴拿先生的电话响了起来,看了看坐在对面的他,识趣地走开。这个时间拨来电话打扰,只可能是福葛之类的下属,要汇报的无外乎事关紧急公务,我对这些没有兴趣,也无权参与。

走下楼,庭院里有座小小的玻璃花房,我慢慢踱过去,罗马的一月份是全年里最寒冷的时节,但这隅小天地里却是如临春日。色彩缤纷郁金香点缀在山茶旁,鸢尾抽出了花剑但尚未绽放,金色的杜鹃和水仙相得益彰,鸳鸯藤上挂满了红白色的花,像瀑布一样倾泻在凋敝的冬日,开得颇为壮观。

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我撑着下巴边发呆边等待,忽然意识到已经又是新的一年,也是同他在一起第三年,真是时光飞逝如流水。

正想着,乔巴拿先生推门低头进入,他高大的身躯与这座小小的玻璃房子实在不相称。

 “徐伦,你在想什么呢?”  

 “在想你为什么总是这么忙碌。”我笑着迎上去,挽住他的臂膊,把他带出这有些拥挤的小屋。

“没办法,谁让我有轮月亮需要供养呢?” 

好吧,我现在确认了,他是真的心情很好,或许是工作上有了大进展?不过到底是为了什么,也没法知道,管他呢,我向来猜不透他的想法,无所谓,反正到了最后还不是枕榻上见分晓。

“既然如此,月亮小姐现在就要发号施令了。”

“遵命,我的月亮小姐。”他低头亲了亲我,牵过手,回答道。

 

突发奇想想听海浪的声音,在我的要求下,我们开车到邻近的安其奥海滩兜风。

夜晚的海边,天空和海面被染成墨蓝色,是化不开的浓稠,月亮高悬在天空,把海滩照的明亮。海风有点儿烈,吹起了我的发辫、拂乱了我的刘海。洁白如雪的浪花一叠叠往海滩上奔赴然后退下,我挣脱了乔巴拿先生的手去追逐,在浪花扑到我脚下时又笑着躲开,反复如此。

乔巴拿先生站定,在海滩边上抄着手看我,“乔鲁诺!来呀!”我把手聚在嘴边作简易喇叭,冲着他大喊 “我们一起去追逐浪花吧!”

他张口说了些什么,全都淹没在了风中,我没有听清。“我听不到,风太大啦!”

他迈开腿,阔步走向我。

哗啦啦,一个出神的片刻,没有躲开海浪的袭击,全都扑在我的脚上。

他走到我的面前摇摇头,语气无奈:“小孩子心性。我说,让你小心不要被打湿,这个天气容易着凉。”说着俯下了身托住我的屁股,将我抱了起来,往车边走去。

我在他身上扭动:“我还没玩够呢!” 

他的手在我的臀侧不轻不重地拍了一掌说道:“不听话的坏孩子!” 像是中了魔咒一样,听了这句话后,我不再挣扎,乖乖地趴在他肩膀上。

他把我放在后座上,脱下湿漉漉的沾满沙子的鞋,又抽出卫生纸帮我擦拭干净脚上残余的潮湿。

车厢里灯光有些暧昧,投在他低敛的眉眼和挺拔的鼻梁上,显现出一种幽暗的性感。我吞了吞口水,扯过领带,把他拉向我。

 

(此处移步)……

 

我已经忘了自己是何时睡去的,醒来时已经在返程的路上,裹着乔巴拿先生的粗花呢大衣,躺在他的怀里,车子是别人在开。乔巴拿先生醒着,右臂倚在车门边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醒了?”收在腰间的胳膊松了些许,好让我可以自由活动。点点头算作回应他。

车子平缓地开动着,驶向市区,灯光渐渐密集起来,车厢内光线也随之明亮了不少。我低头看见脚上是一双雪白崭新的袜子。车门玻璃上映出自己的影子,头发服帖,衣服也整整齐齐。

这一车的寂静像温柔的手,轻轻地捂住我的口鼻,让我嗓子发干。

“放点儿音乐吧,随便什么都行。”我对着驾驶座上的人说,乔巴拿先生的下属总是很机敏,懂得什么时候保持缄默、什么时候服从。

安德烈·波切利动听的歌声像是溪水一般淙淙流淌而出,男高音在深情地唱:

Vivo per lei perché mi fa, 

我整个生命属于她,因为,

vibrare forte l'anima, 

她使我的灵魂战栗,

vivo per lei e non è un peso, 

我的生命已与她紧紧维系,

Vivo per lei anch'io lo sai, 

我的整个生命都属于她……

 

车窗外的漆黑夜空被一朵朵烟花点亮,那是人们在庆祝主显节即将到来。

我靠在乔巴拿先生的颈窝,伸出手指戳那一直揽在我腰间的胳膊,示意他去看那绚丽的烟火,听见他在我耳畔轻声说:“徐伦,下次我们去看烟花吧。”

 

PS:

1.本来是想写原本两人在相互利用中各取所需,尚且年少的徐渐渐无法自拔地爱上了这个年长她许多的男人。但到了半路我觉得太残忍于是强行篡改,姑且还是双箭头吧。属于个人Daddy issue 病发产物,敲字时候一直在听打雷姐Lana Del Ray 《You can be the boss》,《Be my daddy》,《Off to the races》等,但是本文盲个人笔力有限,压根没写出自己想要表达的。(痛哭流涕)

2.意大利的1月6日,主显节,是每年纪念耶稣显灵的节日,也是意大利的儿童节。

在意大利的传说中,这天骑着扫帚的女巫贝梵纳从烟囱钻进屋里来,把礼物装在靴子里送给小孩,而淘气的孩子会收到样子像黑炭块的糖。

本来是想写这个的,但是我半路吃了顿饭以致于忘了原本想要表达的东西…有机会再重新写一下。

3.提到的歌曲是《Vivo per lei 》,意大利知名男高音歌唱家Andrea Bocelli 的经典作品,在米兰的地铁里经常播放,歌曲中的“她”指的是音乐,被我乾坤大挪移拿来用用XD

最后感谢阅读屑作(鞠躬),如果能得到您的喜欢就再好不过了。